2007年11月14日 星期三

評劉力紅著《思考中醫》 趙洪鈞

評劉力紅著《思考中醫》



趙洪鈞

(河北省邢台市威縣白伏村,054700)

最近,一位朋友以《思考中醫》見贈,且曰:此書不但暢銷而且作者一舉成為與某老並

列的中醫名家,有關學界一片叫好之聲。聞聽此言,心中甚喜。蓋以為如此大作,必然

名副其實,我中醫發揚光大指日可待矣!

豈知,略讀一過,深感大謬不然。如此思考,實則糟蹋、侮辱、誣蔑、謬說中醫。濫竽

此間,不可坐視。故拈此書嚴重糟蹋、誣蔑、侮辱或謬說中醫之十處,展開批駁。

1.庸俗炒作,糟蹋中醫

拿到《思考中醫》,立即就能看出它不倫不類。

封面上的大名是「思考中醫」。思考中醫自然是可以的,任何人都可以思考。找中醫看

過病的老百姓,都會思考:為什麼中醫讓我喝湯藥,西醫讓我吞藥片呢?醫學家寫一本

比較厚的書,應該是對此題目的全方位思考。

然而,封面左上角暗藏著「傷寒論導論」。近書口處又豎寫著「對自然與生命的時間解

讀」。於是,有些莫名其妙了。

不過,要弄清它的主要內容是什麼也很容易——看看目錄即可。

原來,基本上是討論傷寒或《傷寒論》的。

如此說來,「傷寒論導論」——不管導得怎樣,才應該是此書的正題。為什麼藏起來呢



大概作者的邏輯是:「思考中醫」的過程是「對自然與生命的時間解讀」,因為這是一

個內涵和外延都很廣的難題,故以中醫的「根」-《傷寒論》作為思考的一個具體對像

,對此進行闡釋。其中「時間」一詞大概是為了表述作者要表達的變動不拘、不可捉摸

的「象、數」。這樣的封面內容完全是炒作,「思考中醫」和「對自然與生命的時間解

讀」這樣的文字也完全是為了吸引讀者的眼球,作為學術著作很庸俗,但如果作者只是

將此作為通俗娛樂讀物(科學普及完全算不上),這樣的封面也可以理解。試問,目前

國內有多少出版物不炒作呢?不過,既然標榜自己是中醫教授、博士,自以為是學術文

章,封面題目如此繞彎子,弄昏初學者和外行人的目的是什麼呢?如此不嚴謹是明明白

白地糟蹋了中醫。

  2.男女廁所,傷寒雜病

  博士講傷寒、雜病概念,非要聯繫男女廁所。

請看博士大作的70—71頁。

如果博士關於傷寒、雜病的概念是準確的,那麼,我不管他聯繫的是什麼。廁所和陰溝

裡,也有很多好東西。問題是,他的概念既不是古人的意思,更不是準確的現代理解。

按他的說法,我們讀不懂《傷寒論》和《金匱要略》。然而,他非要這兩個概念與廁所

掛上鉤。這肯定和他的評價標準有關:任何研究,若不能與陰陽掛鉤,就提不上水準(

不是原文,但意思準確且比原文精煉,請看封底)。男女廁所似乎很容易與陰陽掛鉤,

於是,博士的思考,有水準。

博士怎樣說傷寒、雜病含義呢?

按:含義應該換成概念一詞,博士在下文中用了範疇一詞,顯然是邏輯術語,而含義不

是標準邏輯術語。他的本意是講傷寒、雜病的概念,但不懂邏輯術語該怎麼說。

他說:

「凡是屬於發熱性的疾病,或者說凡是具有發熱特徵的疾病,都屬於傷寒範疇」。「現

在,既然發熱的疾病讓傷寒佔去了,那麼,不發熱的疾病就非雜病莫屬了。」

這就是博士關於傷寒、雜病的高見。

博士連自己想表達的意思都沒說清,我總算知道他的意思了。他的意思是:凡傷寒都發

熱——因為不發熱的疾病都讓雜病佔去了。但是:

傷寒都發熱嗎?試看少陰寒化證,部分霍亂,就是只見寒證,沒有發熱。不過,傷寒大

多發熱,博士的見解還不算很離譜。

說雜病都不發熱,就不但太離譜,更說明博士沒有起碼的理論知識和臨床經驗。

且不說易水學派以內傷解釋當時的大疫(大多發熱),中醫難道沒有內傷發熱之說嗎!

中醫見發熱就認為病屬傷寒嗎!

其實,《金匱要略》中講的病——雜病,有的發熱很嚴重——比多數傷寒發熱還要重。

按:「雜病」是《靈樞》的一篇,但是,自《金匱》校訂頒行後,都說它討論的是雜病



看來,博士沒有讀過《金匱》。其中「虐病脈證治第六」專論虐疾。這個病冷起來冷得

要死,熱起來熱得要命。實際上,發冷時就在發燒,只是還沒有到頂點。博士目前在廣

西很有名,那裡曾經很常見虐疾,現在很少了。他沒有見過,否則即便山野村夫,也不

會這樣瞎說。說到這裡,我很擔心將來有新的博士出來,說中國從來沒有瘧疾。那樣就

更是數典忘祖了——《素問》中有「虐論」和「刺虐論」專篇,而且都相當長,內容也

很充實。

更有甚者,博士說傷寒是經,雜病是緯。大概他因此重傷寒輕雜病,可惜,當代中國和

多數外國人患傷寒相對少且比較容易治,患雜病多且多數很難治了。比如百合狐惑(多

數相當神經官能症)、中風□節(急慢性關節病)、虛勞、咳嗽上氣(老慢支等)、胸

痺心痛(冠心病等)、消渴(糖尿病為主)等,都是目前中西醫面臨的難題。這些病都

是《金匱》這本「緯書」專門討論的。

按:讀者須知,「緯書」是古今學者很看不起的東西。他們說;「緯書」是「妖妄怪誕

的東西」。還有比這更難聽的,不說了。

然而,博士說雜病是緯,《金匱》就只能是「緯書」了。跟著博士思考中醫,不得不使

用這個名詞。這不是誣蔑、侮辱醫聖——亦即誣蔑、侮辱中醫嗎!其實,博士的《思考

中醫》,才是「緯書」,因為,只能用「妖妄怪誕」來評價它。

名震中外的傷寒專家,對傷寒和雜病的理解根本不著邊際,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或問:博士關於傷寒、雜病的概念不對,閣下的高見如何呢?

答:現在我不想說。我很想看看那些鼓吹《思考中醫》的人,能否提出準確的概念。如

果,讀者認為博士的高見確實不怎麼樣,又不願意提出自己的見解,那時我再略述淺見



為什麼說博士連自己想表達的意思都沒說清、說准呢。

我們換一個通俗的概念說說,看看他的思維混亂。比如:

「凡是屬於頭腦發昏性的人,或者凡是具有頭腦發昏特徵的人都屬於夜郎人的範疇。」

這句話難道等價於「凡夜郎人都頭腦發昏」嗎!須知,夜郎人是個大範疇,即便其中包

括所有頭腦發昏的人,也有不發昏的人。而博士要表達的卻是:凡夜郎人頭腦都發昏。

其實,夜郎人頭腦都發昏,並不排除夜郎的鄰國有人頭腦發昏。

於是,他連雜病概念也搞不清楚了。

連傷寒、雜病概念都說不清,還提得上傷寒導論或思考中醫嗎!跟著他思考,還能讀懂

《傷寒論》和《金匱要略》嗎!

  3.謬「論」連篇,侮辱仲景

且看目錄第二章。

第二章 傷寒之意義

  一 傷寒論說些什麼?(按:略同章的題目)

  1.傷寒的意義(按:與章的題目全同)

  2.雜病的意義(按:《傷寒論》是不正面論雜病的)

  3.論的含義(按:???!!!)

  且不說逐級標題是否匹配,《傷寒論》的「論」字竟然還要專題解說麼!至此,編

輯——即便不懂醫,應該立即發現,作者必然文理不通。目錄如此不通,全書必然很多

不通。按說,應該拋到字紙簍裡了。然而,經過一番「製作」和炒作,幾乎弄得洛陽紙

貴。看來,不得不承認:任何貨物,賣得好不好,與質量沒有關係——只要推銷者敢於

吹,再加上請人捧。這不是我的創論,營銷學就是這麼說的。其實,仔細想來,越是高

檔的精品,賣得越不好。普通商品如食品、服裝、煙酒、汽車、手機、婦女用品等是這

樣,文化商品更是這樣。

  目錄的問題說到這裡。且看正文72—73頁,博士怎樣談「論」。

  對小學生、初中生來說,「論」字是要解釋的。《思考中醫》的讀者都會查字典,

沒有必要就此解釋。醫學專著,不必講語文常識。《傷寒論》就是討論或論述傷寒的意

思,即「論傷寒」。在我們看來,這裡的「論」字沒有什麼再值得說的。除非無病呻吟

,更沒有必要列專題論述、解說。

  豈知,博士沒有語文常識,就此胡說了1500字左右。主要胡說有:

3.1.論與經相對應,論是解經的 這完全是胡說。與經對應的是傳。至今我們還說

「名不見經傳」。傳才是解經的,如《春秋公羊傳》、《春秋谷梁傳》、《周易大傳》

等等。它們分別解釋《春秋》和《易》。沒有「詩論」與《詩經》相對,也沒有「書論

」與《書經》(又稱《尚書》)相對,更沒有「春秋論」與《春秋》相對。

又,假如論是解經的,那麼《瘟疫論》、《血證論》等,就是《內經註解》嗎!

  3.2.經是經典 這是廢話。到底什麼是經?經是怎麼來的?博士根本沒有摸著

邊兒。

  3.3.對經典的闡釋就稱之為論 又是胡說。我們的儒家、墨家、道家後學從來

沒有這種東西。佛書有「大乘起信論」「龍木眼論」等,也許是解經的。又,博士故意

用「滅度」二字,一派野狐禪習氣。他的歪論,顯然是想用低級佛說統一中國文化——

包括中醫。他很希望黃帝、岐伯、孔子、老子、墨子和張仲景等中國的古聖賢跟著佛「

滅度」。

  3.4.經典產生代表成熟 中醫在《內經》時代就成熟了嗎?為什麼至今還要思

考呢?

  3.5.開山祖師亦稱聖人 李洪志也是聖人嗎?說「後聖」等於「後於聖人」是

不懂中國話。後聖與先聖相對,都是聖人,不過應世有先後。

  3.6.黃帝沒有稱聖 博士肯定不知道宋本《傷寒論》中宋臣序言的第一句話就

說:「夫《傷寒論》,蓋祖述大聖人之意」。大聖人是誰呢?就是黃帝等。看來,《思

考》中附的宋本《傷寒論》影印頁,是別人代他弄的。否則,不會如此說夢話。

  3.7.仲景於危難中救了中醫 什麼危難呢?那時中醫面臨滅亡嗎?如果指漢末

戰亂,那麼,救的是黎民疾苦。仲景自序說:「感往昔之淪喪,傷橫夭之莫救」主要是

指族人因傷寒死亡很多。博士這樣說,顯然自己想做中醫的救世主,也就是當代醫聖,

因而常說中醫處境很危險。

  3.8.經與論相當於體與用 按他的說法,論是解經的。那麼,「用」是解「體

」的嗎?真是癡人說夢。體、用關係,不是後者解釋前者。如果這樣,「中學為體,西

學為用」這個清末的口號,就應該理解為「用西方科學解釋中國學問」了。於是,應該

用西醫解釋中醫。

  僅在此2頁,謬說和文字拉雜不通處還很多。比如,博士說仲景比皇甫謐和張介賓

高明,因為後二者有著述稱「經」。這說明他根本不知道皇甫謐和張介賓的「經」是什

麼。張氏的一種書叫《類經》,什麼意思呢?是把《內經》分類研究的意思。看來,博

士從來沒有見過此類書。

  4.囈語文字,不著邊際

先請看170頁:特別是第一段。

「首先我們還是從造字來看。脈由月+永構成。我們現在的簡體就用這個脈。還有另一

個是月+?(按:字庫中找不到派字的右旁),這是比較正規的寫法。月字在這裡是形

符,《說文》和《康熙》都把它放在肉部。所以,月可作兩個部首,一個個是月亮的月

,一個是肉。《說文》、《康熙》將脈(脈)置於肉部,我的意見是對一半錯一半。說

對一半是從形上講,脈確實由肉構成的。但是,如果從功用上,從更廣義上講,脈置肉

部就有諸多不妥。它應該置於月部。」

博士在這裡想賣弄學問,實則除了拾人牙惠之外,都是囈語。

文字學是外行人不宜輕易議論的。儘管許慎(《說文》作者)都有許多附會,外行人淺

學即試,就更要出笑話。因為博士在瞎說,一時無法請文字學專家指出博士的謬說,在

下只好勉力指出最明顯的瞎說以正視聽。不過,在下只能說連文字學的門還沒有入,不

敢保證拙見正確,但肯定比博士的瞎說好。

引文中有幾處明顯的文字學常識錯誤。如:脈不是什麼「正規寫法」而是脈的繁體字等



說「脈」字「應該置於月部」,尤其是胡扯。他不知道為什麼漢字的「月」旁絕大多數

是肉的意思。

肉和月亮含義毫不相干,但早期象形字形近。月亮的象形字,是新月當中加上一點,後

來演變成現在的月字。肉的象形字很像現在的月字,作為部首偏旁,也寫作月。結果月

字部和肉字部只好混在一起了——字典把它們分開,只能增加查找的麻煩。不過,在脈

字當中,它是義符,「因為脈確實是由肉構成的」。不過,繁體的「脈」右旁,也可以

看作形符——液體流動而且有許多分支。一般人不大理會、也無必要弄清月旁的兩種意

思。於是,博士鑽了這個空子唬人。

其實,現在月字旁,97%以上是肉字的意思。試打開現在的字典,看一下月字旁的字

,極少和月亮有關係的。在近300個字中,和月亮相關的只有朔、朗、朝、期等幾個

字。月字作為第一個字,完全因為方便——編字典既要照顧文字學,更要方便。

如果脈的左旁本意指月亮——我們還能弄懂脈是什麼嗎!

按照博士的文字學,「脈」字的月旁指月亮,該如何解釋五臟六腑和四肢百骸呢!肘字

就是一寸月亮嗎?膝字是在月亮上塗漆嗎!肝字是干吧月亮嗎!膀胱是它像月亮嗎!胃

字是田野下面有月亮嗎!背字是月亮在北面嗎?骨字是骨頭裡面有月亮嗎?

總之,討論五臟六腑、四肢百骸和筋脈的文字學含義,不與肉體(包括人和動物)聯繫

,非要和月亮胡攪在一起,是不可理喻的。

至於脈的繁體字,至少還有3種異體,請查商務版《古代漢語詞典》。簡體字是有繼承

性的,不過,繁體字更能準確地表示脈的含義。很多人問我:「經絡」到底是什麼?我

說:應該說「脈」到底是什麼。看一下繁體字,就很明白了。它的第一義,亦即本義,

就是血管。

月字加上永字,特別是單據「永」字,最難說清脈的含義。用『長』義解釋脈最不貼切

,人體的腸管,就比血管長得多。如果像博士所說,脈的月字旁應該指月亮,脈就是很

長的月亮了。這豈不是瘋話。

  再請看398頁上第二段,關於「心」字幾乎全是胡說。不再抄原文。

同樣瞎說還見於其書23頁下段,也不抄了。

  「心」字為什麼沒有月(肉)字旁呢?因為「心」至今還完全是象形字——完全從

象形字演變而來。心字最初就是心臟的簡單又比較準確的圖畫。這樣的象形字,既表形

又表意。完全像形字,至今很多,比如人、口、刀、田、鳥、馬字等等。

  表意的第一種辦法就是象形。故完全像形本身就表意,不需要再加意符。我們說,

漢字是表意文字,就是指從根本上講她是象形文字。六書有會意、指示之說,但在象形

的基礎上才能指示而會意。比如刃字中的一點,就是指示你會意它指刀口。關於五臟六

腑、四肢百骸的字,大多數有月(肉)旁,它們大都是形聲字,肉字旁就是讓你理會它

們是肉體的組成部分。豈知,博士見到脈字,卻理會到月亮上去了。

  不但如此,博士非要說「心」字沒有月旁,是因為它「無形可征,無形可鑒」,又

與五行中的「火」胡攪蠻纏。於是,一派胡言。以下逐點批駁。

  4.1.「五行中,火是但見其用,無形可征的」這不是瞎說麼。「無形」之意是

什麼呢?就是肉眼看不到的意思。而「火」恰好是最容易看到的,否則,南寧大火就沒

有人報警了。博士本人大概也要被火之用燒得焦頭爛額時,才後悔不該說「火」無形。

不過,博士這樣瞎說是為了比附「心」字為什麼沒有月(即肉)字旁。上文說過,「心

」字至今還完全是象形字,還要形旁幹什麼呢!這種比附——即便「火」無形,不是既

矛盾又胡扯麼。上舉人、口、刀、鳥等字,它們沒有另配形符,莫非就是「當然無形可

征,無形可鑒」嗎!

  經云:「水火者,陰陽之徵兆也。」(《素問‧陰陽應像大論》)

博士肯定沒讀過這句話,否則,怎麼會說火無形、無征呢!

  4.2.博士緊接著大發宏論。原來從心屬火的上述怪論「我們對中醫賴以建立的

這個基礎,對中醫的基本理念」就有了深刻的認識。其實,按照這種基礎和理念去思考

中醫,必然會思考到無何有之鄉去——什麼都沒有了,只有博士的胡說。

  再請看 151以下數頁:博士從文字學開始講疾病。

許慎說,病的本字就是病框。我同意此說,儘管段玉裁這位大專家不大同意。「疾」字

的意思是有人中箭躺在床上。故國人最初關於病的認識是外傷。《說文》說:「病,疾

加也」。疾加重叫病,故「病」字應該後起。其中的「丙」字,可以看作火字的變體。

若按天干配五行理解,則南方丙丁配火。總之「病」字中的丙指火。意思大概是有人躺

在床上在烤火(因為惡寒?)或在作灸療。這樣解有理有據,又很通俗。博士則弄得枝

節百出,後來非說「丙」字是「一人入門」。難道一人入門就是病了嗎?

  5.附會像數,臆說實驗

博士的實驗是關係到象數和當歸四逆湯、炙甘草湯的。他說:

  「張仲景為什麼不把它顛倒過來,炙甘草湯用二十五枚(按:指大棗),當歸四逆

湯用三十枚呢?可見數是不容含糊的。數變,像也變了。像變了,陰陽變不變呢?當然

要變!陰陽一變,全盤皆變。所以,數這個問題不是個小問題,它與前面那個重量問題

同等的重要。

  ……當然像數的問題不容易使人相信。我們總會覺得三十顆大棗與二十五顆大棗會

有什麼區別呢?我們總覺得有疑問。既然有疑問,那又何妨試一試呢?實踐是檢驗真理

的唯一標準,那我們就用實踐來檢驗它。」(317頁)

  下文不再抄。總之是,博士自己不想實踐(即做實驗),要別人實驗,而且是有對

照的,看心陽虛和心陰虛分別顛倒用25枚和30枚大棗,效果是否截然不同。

  這個設計還不嚴密,這且不管。博士常常說自己有那麼多療效卓著的師父,必然老

於臨證,按說早應該實踐過了。我看他還是沒有用過炙甘草湯和當歸四逆湯,否則不會

如此附會。

  炙甘草湯和當歸四逆湯,分別用大棗30枚和25枚是不錯的。用古人的象數之說

做一個解釋也可以。但須註明,這只是一種解釋而已,不是多一枚、少一枚或多幾枚、

少幾枚就會出大岔子——陰陽全變了,方意全變了。況且,仲景沒有說炙甘草湯證是心

陰虛,當歸四逆湯證是心陽虛呢!

  如果,大棗的枚數都是根據象數之說來的,那麼,仲景還有用4、12枚的方子,

如何解釋呢。如果枚數關係很大,9是老陽之數,炙甘草湯等不是該用6枚或9枚嗎!

  在下的院子裡就有幾棵棗樹,他們屬於幾個品種。不同的樹,正常結棗的大小可以

差一兩倍。即便同一棵樹上的棗子,大小也可有3倍之差。那麼,30枚大棗,我取哪

一種呢?大的小的我都有固然好辦,如果我只有滄州小棗呢?莫非用25枚特別大的大

棗就壞了一鍋炙甘草湯,用30枚滄州小棗就壞了一鍋當歸四逆湯嗎!故鄉幾乎家家有

棗樹,我是不準備大棗的。開炙甘草、四逆、柴胡湯等方子時,也不特別要求用多少枚

,大體是5-10枚就行了。肥大的少用點,瘦小的多用點。實在沒有好棗子,用半個

的,有點爛的也可以,但要多用點。從沒見過出岔子,而是大都療效很好——當然前提

是辨證準確。

按:故鄉群眾稱大棗為「藥引子」,不知道是方中就有的,但他們不認為6枚和9枚,

25和30枚有什麼大區別。

開始我以為博士胡說是南方棗子少的緣故。問了問南方的朋友,說很容易買到北方運去

的大棗,南寧也不應該很少見。博士不是睜著眼睛說瞎話嗎!

  總之,這樣簡單的實驗是山野村夫都可以做的。自然可以編造假結果,可惜博士連

樣子都不想做一下,卻用象數之說唬人。

  其實,證明博士的象數胡說用不著說上面這麼多話。

  現代中藥煎劑,一般不是要求患者一次服下。仲景時代,就更不是這樣。病人一次

喝炙甘草湯的三分之一或二分之一,是喝下了多少大棗數呢?那個象數還管用嗎?總之

,不要相信博士還會做什麼實驗。他連如何用實驗唬人也不知道。

  6.傷寒字數,丟掉一半

博士說「《傷寒論》不過萬餘言……」 (482頁)

言下之意是,儘管超過了1萬言,離2萬言卻很遠。

《傷寒論》到底多少字呢?

提到古書的篇幅,就涉及到版本問題。為省篇幅,本文不詳細談版本。簡單說來,明代

至今,通行的版本就是:明代趙開美復刻的宋本《傷寒論》。《思考中醫》69頁,附

有這個版本的正文首頁影印。按說字數應以此本為據。沒想到他說的字數大約是此本的

三分之一。

這個本子幾分鐘就能從網上下載。它的字數是4萬多(有的網上本子可達5萬)。很多

同道熟悉下載操作,幾分鐘就能夠核對確切字數,看我是不是瞎說。

有人可能說,我學的似乎不是你說的《傷寒論》,博士說的大約和我學的教材相同。

不錯,上面說的宋本可稱之為足本,是10卷22篇的。目前高等中醫院校通行的教材

本,就是這個宋本《傷寒論》中從「辨太陽病脈證並治上」起,至「辨陰陽易差後勞復

病脈證並治」止,共十篇,398條,112方,再加上仲景自序。教材不是全部條文

(即398條)都講,條文也常常不按原順序編排,但所有條文都可以找到——不重要

的條文只是作為附錄。比如,博士最拿手的六經病欲解時,都可以找到。

據我所知,沒有比這個本子字數再少的了。

這個本子是多少字呢?

電腦自動計數,2萬7千左右,故博士說的字數大約少了一半。試用微機把足本中的這

十篇和序言計數一下,就知道誰在瞎說了。

還有人可能說,鉛印的本子都有標點,博士所說大概不算標點。

儘管博士這話(不過萬餘言)是對應其大作30余萬言說的,標點應該在內。我還想替

他打打掩護。看看沒有標點是多少字。

結果,逗號3200多,句號700多。其他標點就很少了。純文字應是2萬3千左右



  我再替他打打掩護。下載的這個本子對部分藥物註明了藥性,教材中是沒有的,但

這種註明不會超過600字,全本字數還是2萬2千多。

  於是,無法替他掩護了,除非像方有執那樣,再替醫聖刪去了幾千字。

  總之,若客氣地說,博士沒有認真讀過《傷寒論》。不客氣地說,就是他沒有讀過

此書。為其作序、跋或題詞的人也沒有認真讀過《傷寒論》。

有的網友可能說:篇幅、字數無關緊要,不要吹毛求疵。

我則認為,既然是名震海內外的大家,自己和他的先生反覆說他如何在經典上下功夫,

又專門寫出學術專著,竟然丟掉了仲景書的幾乎一半,這不是古今罕見的笑話麼!如此

導論傷寒和思考中醫,不是糟蹋中醫麼!這樣的大作被捧到天上,不是令人悲哀麼!思

考中醫的專家,都這樣治學,中醫還有希望麼!

7.不懂裝懂,信口雌黃

很想把這本書仔細讀讀,卻很難從頭至尾地讀完。至今沒有發現一章是值得讀完的,因

為其中至少有四分之一是與中醫無關,卻又雲山霧罩的瞎扯,毫無可讀性。真正涉及理

論的地方,他又常常不懂裝懂,弄得人們啼笑皆非。比如下面這段:

「我們男的稱起來有100多斤,女的有90多斤,但主要的東西是什麼呢?是水。大

家還可以打開世界地圖看一看,佔絕大多數的是什麼?依然是水,陸地只佔很少一部分

。老子說『人法地』,所以,我們人身也是這樣,水佔絕大部分。……。

  「二十多年前,唐山發生大地震,死的人有幾十萬,可是有的人被埋十來日經又奇

跡般地活過來。為什麼呢?就是因為有水。所以,一個人一個星期不吃東西是沒有問題

的,但是不能沒有水。……( 148頁)

  這是真正涉及醫學理論的問題,他卻瞎說。且逐點指出。

  7.1.男女體重不是大問題,但說男的100多斤,女的90多斤,就要有依據

,不然,非專業人員也認為是信口雌黃。比如,若有人說:您夜郎國的成年婦女平均體

重不足100斤,也許是事實,但是我們君子國的妹子平均在110斤以上,90多斤

的妹子我是不娶的。就不能說人家拿中醫學術當玩笑,因為博士首先拿中醫學術當兒戲

了。

  7.2.地球表面確實水的面積大大超過陸地面積,但是不等於地球主要由水組成

。若只看表面,應該說空氣最多。在宇宙飛船上看地球,就是這樣。地表深層(包括海

底),現在知道的以岩石為主,當然其中有水和很多礦藏。總之,不能單看世界地圖就

說地球的組成以水為主。真的「人法地」,就應該人體表面像地球表面那樣到處是水。

可惜,人的皮膚主要用處之一是防止水跑掉。試看,那裡破了皮,必然流水。

  7.3.人身上有多少水呢?這是醫學教科書上說得很清楚的。中醫學院的有關教

科書也有交代。水確實比較多,但不是「佔絕大部分」。看來,博士沒有學好本科。按

:正常成年男女體液總量,分別占體重的60%和50%。體內的水是以體液方式存在

的,水占體液的97%左右。故水占體重的55%左右,不能說是「絕大部分」。中專

教科書和不少科學普及書比我說的都更詳細、準確,醫學專著怎麼能瞎說呢!只能說作

者根本不懂。

  7.4.唐山地震死人24萬左右,說「死的人有幾十萬」,不算很離譜。「可是

有的人被埋十來日竟又奇跡般地活過來」就是胡說。任何人都會認為這句話是指死而復

生的。如果博士的本意不是這樣,那就是沒有起碼的表達能力。他說的是當時的一大新

聞:10多位礦工被困在井下(注意!不是被埋住了!)大約2星期,終於獲救,還送

到北京治療。這些人屬於同一個工作面,也不是不可能找到通道出來,但他們沒有找到

。後來礦燈沒有電了,體力也消耗完了,只好躺在那裡等救援。他們自然沒有吃的,但

有井下的水喝。

  7.5.「一個人一個星期不吃東西是沒有問題的」。這顯然是不顧常識的信口雌

黃。正常人一個星期不吃東西(只喝水)沒有問題嗎?讓博士喝一星期的水,不吃東西

,就沒有力氣到處胡吹或到清華訪學了。

  其實,他的本意是說水對人體很重要,也聽別人講過前人的實驗。但自己講出來,

語無倫次。

只喝水,不吃飯,一週,只是不會死(必須是在常溫環境,若在北冰洋、南極洲那樣的

低溫環境,是必死的),不能說沒問題。否則,只能相信前些年某些特異功能人,可以

數月不吃飯,是事實了。若在前些年,博士必然吹特異功能。

  正常成年人,在常溫下(20度左右),只給飲水,不進任何其他食物,可以存活

50天以上並且再進食而恢復。

  這是馬克思時代就有外國人自願做的實驗。最近,國人某想打破記錄。可見於最近

的報紙,記不准那家了。

  博士胡說了幾句夢話,醒著的人就得花幾倍的篇幅解釋並批駁。不少「名人」跟著

胡說,誇他如何博學,如何在經典上下功夫。初入中醫門的人,很可能上當受騙。這樣

說胡話太可惡了。

8.臆說天文,醫林之恥

博士說:「日的自轉週期是一年,月的自轉週期是一月」(223頁)

啊!原來月亮的向地面不是不變的!原來一個月是月亮的自轉週期,而不是月亮圍繞地

球轉動一圈所需的時間!原來一年(且不說是回歸年、恆星年、歷年還是物候年)不是

地球圍繞太陽轉動一圈的時間,而是太陽自轉一週的時間!真是令人茅塞頓開了。

按:太陽各部分自轉週期不同,最長的約37天。月亮向地面不變,故自地球上看,它

不自轉。不過,圍繞地球轉一週而向地面始終不變,也就是同時自轉了一週。這個週期

不是通常說的一個月——朔望月——約29.53日,而是一個恆星月——約27.3

日。博士所說月自轉和週期,肯定不是此意。即月自轉是向地面不變的,其週期約27

.3日,而是他的想當然。

也許,博士思考中醫還在天文學方面做出了劃時代的貢獻。

中國古代天文學,似乎沒有天體自轉之說,更沒有說太陽自轉一週是一年,月亮自轉一

週是一月。博士的說法是哪家的天文學呢?只能稱為劉氏天文學。這是他究極經傳,醉

心經典的心得。

所以,不要怕中國的天文學家聽到博士的高論,會撇嘴。怕的是,粗通中文的洋鬼子,

一讀博士的高論,立即把中醫看得一錢不值。他們會說:目前博士代表著中醫最高水平

,怎麼對天文半竅不通還要瞎說呢!

博士的天文學是為了證明「陽道常饒,陰道常乏」。為什麼不舉地球自轉週期是一天呢

?這不是婦孺皆知而且更有力的證據麼!顯然他不知道這個連洋鬼子都不會否認的常識



所以,我建議博士與清華的天文學者交流一下。他曾經在那裡訪學,必有這方面的朋友

,會把他的高論介紹到海外去。

9.解讀時間,宇宙速毀

請看博士大作98、99頁。引文從簡。

「31920年就叫做一極。那麼,到了這個31920年會有什麼變化呢?有一個非

常大的變化,就是『生數皆盡,萬物復始』。

「在這個極點到來的時候,所有的『生數』都終了,在所有的生命結構及生命所需要的

條件完結之後,又再開始『萬物復始』的新的循環。

「這個過程,古印度哲學把它叫做『成、住、壞、空』。

  博士真是善於中西結合,但是,我們聽著更像佛家的輪迴或基督教的世界末日說。

  今天還能說,宇宙經過31920年就要再次循環嗎。中國發現的類人猿化石,最

早生活在100多萬年之前。地球上出現生命,是在約40億年之前。現有如此豐富而

可靠的宇宙和生命演化知識和學說不講,卻要鼓吹佛家的哲學,不是愚弄讀者嗎!

  有的讀者可能說,博士是闡發《周髀算經》的,為了光大中國傳統文化。那麼,要

看闡發到哪裡去,光大的是什麼。博士顯然闡發到佛家的哲學去了。又,《算經》是認

為「天圓地方」的,不是也該光大麼,為什麼我們非要說大地是球形的呢!

  據在下所知,《算經》的一極,是古時制定新曆法時,為求歷元(即起點)而計算

出來的。怎樣計算,為什麼找這麼久遠的起點,在下也不很熟悉。最好去問問自然科學

史研究所的專家,特別是在國內外久負盛名的席宗澤先生。請專家判斷博士的日月自轉

和一極的「成、住、壞、空」,是光大了精華,還是在宣傳迷信、謬誤而且想當然地瞎

說。

  其他關於中國古代文化的博士說,也應該聽聽專家的評價。比如,關於文字學的,

問社科院歷史研究所的李學勤先生。關於傷寒學的,自然有不少本行的專家可徵求意見

。如果,本文的評價與專家的看法略同。那麼,博士就不但是糟蹋、侮辱、謬說了中醫

,而且糟蹋、誣蔑、侮辱、謬說了中國傳統文化。

  10.謬說師道,抬高自己

 韓愈說: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師道自然是要講的。所謂「自學」,也無不

以前人、他人為師。否則,人類的知識就沒有繼承方法了。學問如此,日常生活也如此

。比如,學語言大概是最難的了。但是,小孩子卻能很快學會日用口語。周圍的人都是

他的老師。

然而博士說:「(中醫)這樣一門特有的學問確實沒有現代科學那樣的通透性,它不是

通過中介來實現的,而必須靠我們這個主體自身去用功」。(33頁)

讀到這裡,人們會認為博士主張是:學中醫不需要學校這個中介,也不需要老師這個中

介,只能自己學習、自己體會、自己實踐。然而思維混亂的他,本意不是這樣。他強調

的是與學校教育不同的師徒傳授方式。故接著說:(學中醫)「沒有傳統意義上的本質

上的一對一的師父」(34頁)是不行的。

如此強調師徒傳授方式,看來博士還是沒有讀過《傷寒論》。一味靠師徒傳授,不是會

像仲景自序批評的那樣,「各承家技,始終順舊」嗎?

其實,博士的孤陋還不止於此。須知,中醫的學校教育不是現代才有的,至遲自唐代開

始,我國就有了學校式的醫學教育,而且一直延續到清代。就傳授的知識系統和深度而

言,當代中醫教育絕對比古代學校教育好,更比只跟著一兩個師父學習好。學校教育同

樣可以做到「一對一的」傳承方式,就看教學雙方怎麼做了。至於為什麼培養出的人才

不大能適應社會需求或學生自覺不滿意,不是學校教育制度不好,而是指導思想有問題



目前中醫學校教育的指導思想很有問題,然而,若按博士的主張做——排斥一切現代科

學,一味跟著師父學經典,就更有問題。那樣只能培養出博士這樣的人才——思維混亂

,沒有起碼的當代科學常識和傳統文化常識,經常說夢話,經典根本沒有學好。博士本

人就是樣子。道理很簡單,他的師父只是幾個醫林高手,是靠神奇的「療效」名聞一方

的。這種人十個有十個沒有起碼的當代科學常識和傳統文化常識。試看他吹噓的師父,

懂經典麼?

實際上,博士拖拖沓沓地說了不少廢話,最終是想通過師傅抬高自己。

博士有很多師傅,其中在高等學府而且海內聞名的是不用說了。有這麼多名人師傅,博

士還能不高明嗎!你看,現在他就和某老並列了。

然而,博士最引以為榮的還不是這些人,而是幾位醫林高手。特別是他有一位師父的師

傅,人稱「田八味」,見其書第31-33頁。

這位神醫,日診3、4百人,經常只靠切脈處方,而且療效卓著。

有是理嗎?

仲景書各篇都是「辨某某病脈證並治」,莫非神醫根本不用辨證嗎?只切脈即可處方嗎

?博士導論傷寒,導出這種謬論來,不是把仲景導倒了嗎!

博士也基本上可以單靠切脈處方了,見其書33頁。於是,我只好引用幾句先賢的嚴厲

批評。

楊則民說:「脈診為近世醫者病者所共信,以為診病惟一之術。在醫者可不加問診而使

三指以疏方,病家則隱匿病情以試醫生脈診之能否,醫道之荒莫甚於此。此習不去,吾

醫將無立足地乎。」

李時珍說:「脈乃四診之末,謂之巧者爾。上工欲會其全,非備四診不可。…… 每見時

醫於兩手六部之間,按之又按,曰某臟腑如此,某臟腑如彼,儼然臟腑居於兩手之間,

可捫而得,種種欺人之醜態,實則自欺之甚也。」

張景岳說:「古人以切居望聞問之末,則於望聞問之際,已得其病情矣。不過再診其脈

,看病應與不應也……,以脈參病,意蓋如此,曷以診脈知病為貴乎。」 

徐大椿說:「病之名有萬,而脈之象不過數十種,且一病而數十種之脈無不可見,何能

診脈即知其何病。此皆推測偶中,以此欺人也」。

思考中醫的博士,很可能比楊則民、李時珍、張景岳、徐大椿高明,沒想到比仲景還高

明,只差一步就趕上了大師嚴新的水平。嚴新是連切脈也用不著的,而且能夠遙隔數千

里看病,而且無不百發百中。跟著博士思考,咱們中醫肯定都要成為嚴新那樣的大師了



   

  敬告師友、主管部門並有關媒體:

  我住在鄉下,孤陋寡聞,最近才見到《思考中醫》。此書如此糟蹋、誣蔑、侮辱、

謬說中醫和中國傳統文化,媒體竟然連載並請多人吹捧至今,實在是中醫界和中國傳統

文化界的恥辱。故在幾乎沒有參考資料的條件下,勉力寫成此文。切盼有關學術界的專

家、師友和主管部門關心此事。特別是指出拙文錯誤。如果,拙文確有無中生有或嚴重

歪曲,因而是對博士的無端攻擊,我願意在任何媒體上通過任何方式,向博士道歉。

  假如不是無端攻擊,即博士確實在糟蹋、謬說因而是誣蔑中醫和有關傳統文化,那

麼,媒體和某些人就不要再吹捧此書而加劇炒作了。注重理性的中華民族,不應該容忍

此種現象。

  更希望有關專家,指出博士的謬說。他的謬說遠不止拙文提及的。

  趙洪鈞 2005年11月29日

1 則留言:

  1. 亂逛逛到你這裡

    給你灌灌水

    真想多看到你的文章

    有空就來我那裡看看



    http://www.liverx.org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