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3日 星期二

《什麼是中醫,這才是西醫》陰陽五行

我根本不講風、火、水、土等顯然不是人體組成要素的東西。那樣的敘述留給關心那一套的人去講好了。然而,依我看,那些給人們說教的人沒有正確的知識,他們拾人牙慧,卻不給統一的說明。儘管他們給自己的思想加上同樣的附註──講「什麼是元素」以及「元素既是元素,又是整體」──他們連元素的名稱也未能取得一致。其中一個人斷言,元素和整體都是風,又一個說是火,再一個說是水,還有一個說是地,而每人給自己的講話附註的證據卻毫無價值。襲用同樣的思想卻不做統一的說明這一事實,表明他們的知識有很大的缺陷。弄清這一點的最佳方法是去聽他們辯論。對同樣的聽眾辯論同樣的題目,每個參加辯論者從來不會連勝三次。這一次是這個人取勝,下一次換了另一個人,第三次又是一個人在聽眾面前以口才取勝。如果一個人的知識是真正的而且他能正確的表達出來,那麼正常的情況是他在爭論中應一直是勝者。不過,據我看,這些人由於一知半解在討論中自相矛盾,結果確立了麥利蘇斯(Melissus)的理論(元素論)。
——《希波克拉底文集.自然人性論》

正如前文所說,我認為最能代表傳統中醫的特色,就是「陰陽五行,辨證論治」。
我同時也說了:「要揭開中醫神秘的面紗,不得不從陰陽五行著手」。
對於中醫的初學者來說,陰陽五行是最迷人的,也是最迷惑人的。
中醫學導論的第一堂課,老師就說:「學中醫最重要的是『陰陽』」。
接著就給你一張五行對應五臟、五色、五音、五竅、五季、五香乖乖、五箱乖乖的表格,跟你說這個超重要,背起來你就懂中醫了。
於是你不但把教科書上的陰陽五行讀了又讀,甚至還跑到專賣中醫書籍的書店,搜刮所有談論陰陽五行的書籍。
當你終於唸完了這些陰陽五行,興高采烈地翻開了傳統中醫奉為圭臬的《黃帝內經》,卻發現你怎麼還是念不懂。
當你終於唸完了這些陰陽五行,自信昂昂地面對一個感冒喉嚨痛的朋友,卻發現你原來還是不會開藥,還是不懂中醫。
於是這個社會上又多了一個算命師。
現代教科書上對於陰陽五行學說的介紹,非常粗糙,完全不具有基本的歷史人文常識,而只是將古代文獻剪剪貼貼,把一個立體的歷史發展壓縮成一個平面,將一個百家爭鳴的學說獨裁成一家之言。
這就造成中醫史學者趙洪鈞所說的現象:
「很多當代人有一種錯覺:似乎陰陽五行是中醫特有的,至少中醫運用的最多、最成功。這是歷史太容易被人們遺忘的緣故。」
事實上,陰陽五行並不單單是中醫所特有的,陰陽五行的觀念從戰國時期開始,就完全滲透進中華文化思想當中,除了中醫之外,天文、戰術、武術、倫理、政治、算命,無一不受陰陽五行學說的影響。
正是因為如此,我們反而沒辦法客觀地評價陰陽五行學說,甚至不願去思考陰陽五行學說的來源。
正如國學大師王夢鷗教授所說:
「大家都生活在那陰陽五行的空氣中,有如身在廬山便不會把整個廬山當作問題來考察一樣,一種『拘墟』的成見限制人們只能就已有的知識而奉之為『律則』,視之為『當然』」[1]
傳統中醫把陰陽五行當作是宇宙真理,甚至世間萬物都由陰陽所生。
這時,我想李天命又會跳出來問了:「陰陽所生是什麼意思?」
你說「雞蛋由母雞所生」我們很容易理解,可是「世間萬物由陰陽所生」該怎麼理解?
陰陽像母雞一樣有產道嗎?
我們看得到陰陽嗎?
這時,想必會有「中醫義和團」跳出來罵我膚淺了!

所謂中醫義和團,是一群極端相信中醫、捍衛中醫,極端排斥西醫、打擊西醫的人,他們具有滿腔熱血,相信古代的中醫一定具有超越現代科學的智慧,不過奇怪的是,這些人很少是真正有臨床經驗的中醫,雖然沒有臨床經驗,但他們都可以說的一嘴好中醫。

陰陽學說與「叭激叭激科科窟窟」學說
傳統中醫會說:「看不到就代表不存在嗎?你不也看不到電子,難道電子就不存在嗎?」(傳統中醫最喜歡利用電子來為自己辯護了,他們試圖利用在西方學術界早已落伍的一種「後現代主義科學觀」來為傳統中醫理論辯護,事實上,這只會使得中醫的圈子越走越小。因為這種在國外早已被批判得一塌糊塗的「後現代主義科學觀」,只能拿來唬唬科學人文教育不足的台灣人而已。關於此科學哲學的議題,本書後文詳述)
那我只好回答:「哇!您的一席話真是發人省思啊!但是我昨天晚上睡覺的時候,宇宙真神呼哩叭吸現身我的夢中跟我說:這個世界上的萬物,凡是具有兩根以上條狀突出物的都屬於『叭激叭激』,除此之外則屬於『科科窟窟』。『叭激叭激』以及『科科窟窟』共同構成了世間萬物,世間萬物由『叭激叭激科科窟窟』所生。
可惜的是,雖然『叭激叭激科科窟窟』無所不在,但是你並不能看到『叭激叭激科科窟窟』,不過,看不到並不代表不存在!」
比起陰陽學說,我還比較相信『叭激叭激科科窟窟』學說。只要我相信的,就是事實!Anything goes!這正是後現代主義科學觀!
陰陽的最初涵意
事實上,發展到後來已經能夠生出世間萬物的陰陽概念,在一開始是非常樸素的。
陽的本字是「昜」,甲骨文是 。到了金文演變成
昜是個會意字,上面的「日」代表太陽,下面的「勿」則是陽光從雲層射出的樣子。[2]
合起來,「昜」的意思是「雲開日出」,用以表示「晴朗的天氣」。正如《說文解字》:「昜,開也。」
後來古人在「昜」的左邊加了「阜」(意為土山,甲骨文為 ),金文寫作 ,也就形成了另一個會意字「陽」,意思是面對陽光(南方)的土地,像是山的南方坡以及河水的北岸。
正如《說文解字》:「陽,高明也(位高、明亮之處)。」
當「陽」這個字被造出來之後,古人除了使用它「面對陽光(南方)的土地」的意義之外,還常常假借「陽」來代替「昜」這個字,所以,「陽」便同時具有承襲「昜」而來的「晴朗的天氣」,以及本身「面對陽光(南方)的土地」的意義了。
陰的本字是「侌」,古文是
「侌」是個形聲字,上面是代表發音的「今」,下面則是代表意義的「云」(雲的古字)。
到了小篆,「云」被寫成「雲」,「侌」也跟著變成了「霒」
「侌」的意義正如《說文解字》:「霒,云(雲)覆日也。」,也就是「陰暗的天氣」的意思,正好與「昜」的意義相對。
正如同「昜」演變成「陽」的軌跡,「侌」也演變成「陰」,代表「背向陽光的土地」,正如《說文解字》:「陰,暗也。水之南,山之北也。」
「陰」的金文是
同樣地,古人也利用「陰」來假借「侌」。
因此,「陰」也同時具有承襲「侌」而來的「陰暗的天氣」,以及本身「背向陽光的土地」的意義了。
正如《段玉裁說文解字.注》:「(侌昜),陰陽正字也。陰陽行而侌昜廢矣。」
客觀地審閱古文獻就會發現,「總括地說,西周時代的陰陽字,不外是山水南北、向陽背陽、光明陰闇、高揚覆蔽諸義以及此諸義的淺近引申,都是一種單純現象的代表,意義極其具體而粗淺,沒有什麼抽象的深義......(而)春秋時代陰陽兩字的語義較之西周時代,毫無演進的跡象。」[3]
關於此,我忍不住一反常態地讚揚一下現代中醫教材《中醫基礎理論》。
整本《中醫基礎理論》裡面寫得最好的一句話
《中醫基礎理論》說:「陰和陽僅僅可用作確定相對事物和現象的陰陽屬性,並不是指某一具體事物。」
這是整本《中醫基礎理論》裡面寫得最好的一句話,可惜似乎沒有多少人發現。

《中醫基礎理論》說:「陰和陽僅僅可用作確定相對事物和現象的陰陽屬性,並不是指某一具體事物。」
易經本無陰陽概念
現代人講陰陽學說的一大特點,就是會講陰陽學說與《易經》掛勾,認為「不知《易》者,不足以言大醫。」
會講這種話的人,肯定是沒有認真讀過易經
易經的卦辭裡,完全沒有出現「陽」這個字,而且唯一的「陰」字出現於「鳴鶴在陰」,不過是「樹蔭」的意思。
事實上,易經掛象的原始概念是非常樸素的──只不過是古代人利用數學方法來卜筮的數字記載罷了,所以我們習慣上稱之為數字掛。
根據考古學家所發現的中國古代陶器以及甲骨文等等史料發現,古漢字的數字寫法分別是:













︿


        古漢字學家葛英會先生考證指出,古代中國人是用竹枝或樹枝(籌、策、筭、箇、支、枚)來計數的。其中箇(個)、支(枝)、枚等三個字甚至還演變成漢語的「量詞」。
        上面所列出的古漢字數字寫法,正是古人用竹枝或樹枝來計數的排列型態描繪。
        《左傳》:「南蒯枚筮之。」
        所謂「枚」,正是用以卜筮的籌。
被後起之人稱為「陽爻」、「陰爻」的「」、「--」,只不過是「一」和「八」兩個數字符號的變體而已。[4](為什麼是「一」和「八」而不是「一」和「二」?因為古人很不喜歡用「二」、「三」、「亖(四)」這三個數字,為什麼?你試試看「直行書寫」這三個數字就知道了。)
陰陽範疇的擴大
陰陽的概念,雖然一開始非常簡單純樸,但隨著語言的發展,古漢人漸漸將陰陽所能形容的範疇擴大。
從原本的天氣晴朗與陰暗,延伸到光明與黑暗、溫暖與寒冷,接著透過天氣、光明、溫度對世間萬物的影響,漸漸的將越來越多的現象各自歸入陰陽的範疇之下,到最後,世間萬物都是陰陽了。
這種現象其實非常自然。
正如賓州大學心靈與心智研究中心主任紐柏格(Andrew Newberg, M.D.)以及副主任華德曼(Mark Robert Waldman)所說,我們「在組織、標誌和量化世界的歷程裡,大腦傾向於將複雜事物化約為少數幾個組成要素。下頂葉的深處存在著一個將抽象概念轉換為二元對立架構的認知功能......從神經的觀點來說,對大腦而言較為容易的處理方式是先將事物以成對的方式予以量化,再把這些事物區分為相互對立的群組。」[5]
這種範疇擴大的現象在任何一個語言都存在。
澳大利亞原住民的類陰陽概念
當代最知名的認知科學家,語言學教授萊科夫(George Lakoff)所論述的一種澳大利亞的土著語──德伯爾語(Dyirbal),將任何的名詞歸類為四種範疇:
1)Bayi
2)Balan
3)Balam
4)Bala
這四種範疇的原始意義只不過是「男人」、「女人」、「可吃的植物」、「其他一切東西」,演變到最後居然可以包含這世界上所有的東西。
其中「Balan」原始涵義是「女人」,最後居然能同時包括「火」、「危險事物」!
因為在他們傳統的神話當中,月亮與太陽是夫妻,而太陽是妻子,妻子是女人,所以太陽就被歸到「Balan」之下。
火跟太陽都是火辣辣的,因此「火」也被歸到「Balan」之下。而火很危險,因此所有危險的東西都被歸到「Balan」了!
也因此,萊科夫教授的這本書名就叫作「女人、火與危險事物」!
陰陽在易學的滲透
回到我們的《易經》,如上所述,原始易經的掛辭根本沒有陰陽概念。
但到了戰國時期,隨著陰陽範疇的漸漸擴大,古漢人逐漸將陰陽視為天地間發生作用的具體事物,同時,陰陽學說也漸漸成形。
我們看後人所寫用來解釋易經卦辭的《彖傳》,說「泰卦」「內陽而外陰,內健而外順。」,「否卦」「內陰而外陽,內柔而外剛」,才利用「陽」、「健」、「剛」來形容「乾卦」 ,用「陰」、「順」、「柔」來形容「坤卦≡≡」,這時「陰陽」還是與「健順」、「剛柔」具有同等地位的,只不過是形容詞。
到了《象傳》,說「乾卦」的初九爻「潛龍勿用,陽在下也。」,「坤卦」的初六爻「履霜堅冰,陰始凝也。」,已經開始用「陰陽」當作名詞,來表示「--」「」了。
自此之後的《文言傳》、《繫辭傳》,便開始具有後來陰陽學說的雛形,將「陰陽」視為天地間具體的作用者了。
「為什麼」古人會將單純是腦中抽象出來的陰陽概念當作是具體作用在世間萬物的宇宙之始?
一個足以讓全世界人臣服於你的神奇詞彙
「因為」人類的心理總是喜歡問為什麼,總是認為事出必有因。
「因為」人類即使面對未知的事物,也具有一種「理解力的幻覺,也就是,在一個比人類的理解力還複雜(或隨機)的世界裡,每個人都認為自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6]
「因為」,「加入『因為』之後,讓這些事變得更佳合理,也更可能發生」[7]
所以,「這種事經常發生:提出一個原因,讓你囫圇吞棗地接受一則新聞,並讓事件顯得更紮實。」[8]
正如尼采早就發現的:
「從未知事物追溯已知事物,能緩解焦慮,令人感到愉快、滿足,也能讓人覺得擁有力量。未知事物經常令人感到危險、不安和焦慮,而人的第一個本能就是消除這些令人苦惱的狀態。第一原則:任何解釋都比沒有解釋好......因此,創造原因的動力向來源自於恐懼。」
現代的認知心理學,也證實了這樣的人類天性。
編造理由是人類的天性
以研究溝通左右大腦的聯結被切斷的「裂腦」病人出名的葛詹尼加教授(Michael S. Gazzaniga),發現人類的左腦具有「解釋者(interpreter)」的功能。
他研究因為癲癇而切除左右半腦相連的胼胝體的病人(這些病人右腦所知道的事情左腦完全不知道,反之亦然),發現你如果只給這些裂腦病患的右腦下指令,例如「去散步一下」,裂腦患者會把椅子往後退一點,站起來,準備去散步。
你問他:「你在幹什麼?」
裂腦患者會回答:「喔!我想要去喝杯水!」
他的左腦其實是不知道為什麼身體要離開這個房間。當被問到時,它迅速的編造出一個答案解釋身體的行為![9]
葛詹尼加教授的結論是「左腦一直持續不斷地在做解釋,主要是它一直在找秩序(order)和理由(reason),即使這兩樣都不存在,它仍然努力在找。」[10]
認知心理學也發現,「當我們無法在是建中發現因果關係時,我們會經驗到強烈的迷失感和孤立於世界之外的感覺。」[11]
有許多人,包括我自己,都體驗過這種「強烈的迷失感和孤立於世界之外的感覺」,這種感覺發生在「睡眠癱瘓(sleep paralysis)」,也就是在過度疲勞之後的睡眠後,大腦的意識已經清醒,卻無法移動並持續經驗各種意象和身體感覺,也就是俗稱的「鬼壓床」。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那麼愛問為什麼,這都是因為我們天生喜歡因為這個詞。

黑色幽默文學作家馮內果(Kurt Vonnegut)說的好:「老虎會獵殺,鳥兒會飛行,人就是要問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老虎要睡覺,鳥兒終將著陸,而人就是要說我懂了。」
陰陽學說的強大解釋能力
因此,陰陽學說被創造出來了。
陰陽學說,正好能填補古人的未知,滿足我們的左腦。
陰陽學說的解釋能力有多大呢?
我們來看看東漢的《白虎通》:「陽數七,陰數八。男八歲毀齒,女七歲毀齒。」
這裡解釋為什麼男孩八歲掉牙齒,女孩七歲掉牙齒呢?
原來是因為八是陰數,七是陽數。
陰陽學說就這樣,含含糊糊地似乎解釋了什麼大道理。
但是真的解釋了嗎?
八是陰數,又怎樣呢?為什麼八是陰數男孩就會在八歲的時候掉乳齒呢?
我想這裡古人可能是想要說「因為八是陰數,男孩屬陽,陰長陽消,所以八歲的時候男孩就掉牙齒了。」
可是我們來看《說文解字》:「齔,毀齒也。男八月生齒,八歲而齔;女七月生齒,七歲而齔。」
古人認為男孩是在八個月大的時候長乳齒,女孩則是七個月。
依照上面的陰陽學說解釋,八是陰數,七是陽數,陰數八可以讓屬陽的男孩八歲的時候掉乳齒,怎麼又能讓八個月大的男孩長乳齒了呢?
事實上,正如李天命所說,這種解釋「通常一無是處──除了用來舉例:舉例表明什麼東西除了用來舉例就一無是處」。[12]
陰陽學說已經如此厲害了,再加上五行學說,那可就更加精彩了!



五行
知識是恐懼的解毒劑。
——Ellery Queen,《昆恩探案系列,兩頭狗》
我們天生就中了毒,中了恐懼的毒,而唯一的解藥就是知識。但若為了解恐懼的毒而滿足於任何貌似知識的東西,恐怕只會死得更快。
——Ellery Huang,《罵醒中醫》

讓我沒噴飯只是因為沒在吃飯的雨揚居士
藝人何篤霖有一個算命的節目,叫作《命運好好玩》。
在胡錦濤剛當上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時,大家很想知道這對於海峽兩岸的關係會有何影響。於是,該節目請到了據稱具有北京中醫藥大學博士學歷的雨揚居士。
雨揚居士在節目上如此分析:
「大家可以放心,台灣位在中國的東方,東方屬木,胡錦濤的名字裡有個金,根據五行理論,金生水,水生木,所以胡錦濤的上任對於台灣是會帶來好影響的。」
我聽完之後當場沒噴飯,那是因為我並沒有在吃飯。

雨揚居士似乎忘記了,根據五行理論,金可是剋木的!
(我一直搞不懂她為何不乾脆說胡錦濤的名字裡有個「水」而水生木?)
五行理論,是最容易令初學中醫者著迷的東西,同時也隱藏著一個很大的陷阱。
正如前文所提到,包括你我在內的所有人類,天生具有為任何現象尋求解釋的天性──第一原則:任何解釋都比沒有解釋好。
因此,五行學說也就成為了中醫難以甩開的包袱。
因為五行學說的解釋能力實在是太強大了!
任何現象都可以用五行學說來解釋,五行學說什麼都能解釋,卻什麼都解釋不了。
本書後面會示範,如何利用幾千年前的五行理論,來解釋二十一世紀的醫療新聞!
更厲害的還不只這樣呢!
五行理論可以解釋H1N1的流行
為什麼在今年2009年,H1N1病毒會流行呢?
這都是因為2009年為己丑年,己為土運,丑又屬土,2009年土氣大旺,而土是剋水的,豬屬亥屬水,水被過旺的土氣所剋,所以這個本來在豬之中流傳的H1N1病毒,就開始危害人類了。
我可以就這樣繼續下去,利用五行理論來解釋八百個醫學現象,然後出一本書,叫作《更厲害的思考中醫》,說不定會賣得比《思考中醫》還好。
但是這麼做一點意義也沒有。
五行學說的解釋能力再厲害,永遠也只能解釋已知的事實,完全不能做出預測。
這就好像那些電視名嘴,股市名師,總是口沫橫飛,說得一副自己早就知道事情會發生的樣子。
也就是所謂的事後諸葛,放馬後砲。
每個人的身邊一定都有這種人,這些人總是會「在事情發生以後」,說什麼「我就說嘛!」、「我早就知道了!」
真是厲害,給他們拍拍手!
五行理論厲害的秘密
五行理論真的非常厲害,簡簡單單的五個元素,卻具有相生相剋的關係。
例如「水」,就有金來生,土來剋,而水自己本身還能夠生木,還能夠剋火。
簡單的說,就是任何一個元素都可以除了自己以外的四個元素扯上關係。
這是五行理論第一個厲害的地方。
五行理論第二個厲害的地方在於,這個世界上所有的東西,都可以基於本身的某些特質而被歸類到五行的五個元素之一,甚至是歸類到不只一個元素之下。
五行學說的這兩個厲害之處結合起來,造就了其本身強大的解釋能力。
任何事件,只要簡單的歸納為兩個元素的互動,而任兩個元素的互動在五行理論裡都有一個「專門的術語」,例如土剋水、水生木、金生水、水剋火。
如此,當然可以解釋任何事情。
但是這種可以解釋任何事情的理論是一無是處的!
假設今天有人問一個五行理論大師:
「某某某得了某某病,他到底要吃什麼藥才會改善呢?」
他可能可以告訴你要吃什麼藥,可這是因為他在作弊,他早就知道這種情況要吃什麼藥了,根本不是五行理論告訴他的。
因為任何會發生的事情都可以用五行理論來解釋,也就是說在五行理論的解釋之下,所有事情的發生都是合理的。
那麼怎麼能說某件事情會發生,而其他事情不會發生呢?
所以如果想要利用五行理論來預測事情,永遠只能說「所有的事情都有可能發生」而這是一句廢話。
這就像是佛洛依德的精神分析理論,用複雜的概念結構對人類行為進行事後解釋,而不做事前預測。[13]
發現馬後砲理論一無是處的偉大哲學家
事實上,人類的文化發展,一直到了二十世紀,才有人發現了這種「馬後砲理論」的一無是處
這個人就是知名的科學哲學家──卡爾波普(Karl Popper)。
波普正是因為發現了精神分析理論以及馬克思主義根本是一種「馬後砲理論」,在科學上根本毫無用處,所以才提出了為科學哲學的發展帶來大轉折的「否證論falsificationism)」,提出了對於科學理論的陳述的一個重要的要求:可證偽(falsifiable)。
亦即,科學理論的陳述必須要有辦法證明它是錯的

科學理論的陳述必須要有辦法證明它是錯的
也就是說,必須要能夠提出一個科學陳述在什麼條件之下會是真的,在什麼條件之下會是錯的,而不是像五行理論或是精神分析理論──永遠都是對的。
這實在是太震驚了!
我們從小所受的科學教育,似乎給我們一種錯覺,那就是科學是真理,科學是永遠不會錯的。
事實上,波普正是發現了那些永遠不會錯的真理,沒有一句不是「廢話」,才提出了否證論。
什麼是永遠不會錯的真理呢?
永遠不會錯的真理=廢話
「倘若王先生是青年人,則他(在同一時間)不是老年人」[14]
「由於脾土的虛衰不能制約腎水,出現全身性的高度水腫等症狀,稱作土虛水侮」[15]
這些句子,只要被說出來,就永遠不會錯,我們根本不需要去管這個世界發生了什麼事。
也就是說,「其意義(其用法)足以決定其真假」,屬於語言哲學中的「分析語句analytic sentence)」
「由於脾土的虛衰不能制約腎水,出現全身性的高度水腫等症狀,稱作土虛水侮」
這句話到底想要說什麼呢?
是想要說「出現全身性高度水腫等症狀,是由於脾土的虛衰不能制約腎水」嗎?
一個厲害的中醫才不敢這麼說,因為「出現全身性高度水腫等症狀,是由於脾土的虛衰不能制約腎水」具有可證偽性(先假設他已經說清楚了究竟「脾土的虛衰」是什麼意思)
只要出現一個全身高度水腫的人,他的脾土沒有虛衰,這句話就錯了。
所以,中醫基礎理論說「由於脾土的虛衰不能制約腎水,出現全身性的高度水腫等症狀,稱作土虛水侮」。
意思是脾土虛衰又全身高度水腫的情況,我們稱作土虛水侮,至於沒有脾土虛衰卻全身高度水腫的情況,根本跟這句話沒有關係,完全沒辦法證明這句話是錯的。
所以,這句話根本沒告訴我們什麼東西,只不過是下了一個定義而已,卻包裝得似乎在用五行理論解釋人體的病理現象。
這些分析語句之中的恆真句,正是不具有可證偽性,而不能成為一個科學理論。
五行理論就是廢話
是的,我正是要說,五行學說是個偽科學,五行學說是廢話,五行學說對於中醫治病一點用處都沒有
但是,正因為如此,如果你想要學好中醫,一定要搞懂五行理論在講什麼
因為,只有搞懂五行理論在講什麼,你才知道原來五行理論是廢話
所以,我在這裡要跟各位讀者說,我寫這本書,並不希望各位讀者不經思考的接受我的論點。
我寫這本書的主要目的,是希望提供給大家一個思考的方法,一個面對大量錯誤資訊的頭腦所必須具備的思考方法。
如果讀者你對中醫有興趣,想要真的學好中醫,那麼,我希望你能夠試著在閱讀中醫書籍的時候,先看一遍原文,再把原文當中五行的部分跳過不看,之後,仔細思考看看,跳過了五行,你究竟少得到了些什麼;多了五行,你究竟多得到了些什麼。
如果你真的發現五行理論對於中醫不可或缺,那就證明我以上所說是錯的(我的理論很科學,具有可證偽性!)。
如果你發現五行理論果然都是廢話,那麼我要恭喜你,你將會比別人在學習中醫的道路上,少走許多冤枉路。

只有搞懂五行理論在講什麼,你才知道原來五行理論是廢話。如果你說五行理論不是廢話,那你一定沒搞懂五行理論。(如果你看得出來這句話是廢話,恭喜你搞懂波普的否證論了!)
廢話五行理論何以迷人?
為什麼,一無是處的五行理論會這麼迷人呢?
為什麼,一定有些人在看了我上述的論點之後不以為然呢?
波普說得好:
「這些(不可證偽的)理論之所以會在心理上對人們產生這麼大的吸引力,奧秘就在於它們能夠解釋一切
知道無論發生什麼事,你事先都可以找到解釋它的答案,不僅讓你覺得你掌握了知識,更重要的,它還給你應對這個世界所需的安全感。」
然而,獲得這種安全感並不是科學研究的目的,因為它以知識發展的停滯作為代價[16]
當然,這時中醫義和團又要跳出來大叫了:
「中醫知識發展之所以看起來停滯,只不過是因為中醫理論早在兩千多年前就已經發展到超越現代醫學的水準了!當然沒辦法再進步了。你看西醫的教科書每幾年就改版一次,今天是正確的理論明天就說是錯的了,這就代表西醫理論根本尚未成熟!中醫比西醫高明太多了!」
我只能這麼跟中醫義和團講,以後你兒子每次考試都考五十九分的時候,你罵他怎麼一點進步也沒有,他回答你說:
我之所以看起來沒有進步,只不過是因為我早在第一次考試的時候就已經超過了這次考試的水準了,當然沒辦法再進步了。你看隔壁同學的成績一次比一次高,這就代表他根本尚未成熟,才會有進步的空間!
這時,我希望中醫義和團能夠具有同理心地對待他的兒子,不要責怪他怎麼像某些人一樣這麼愛詭辯了。
既然被五行理論這種馬後砲理論所吸引,是人類的天性,那麼我們要怎麼樣克服天性,看透五行理論呢?
這就要從歷史發展的角度,來看五行理論了。
許多中醫難以拋棄陰陽五行理論,是因為他們讀的古籍不夠多,學的中醫不夠深入,臨床經驗根本沒有。
這些人不敢拋棄陰陽五行理論,因為他們以為一旦陰陽五行理論被拋棄,中醫就像失了根的蘭花,沒了自身的特色。
事實上,我們中醫根本不需要特色,中醫只需要能夠治好病人
事實上,這些人根本不是害怕中醫失了特色,而是懼怕中醫沒了陰陽五行理論,就什麼都沒剩下了!
因為他們沒有臨床經驗,或者只有虛假的臨床經驗,他們只會打嘴砲,「說得一嘴好中醫」。
而要說得一嘴好中醫,當然需要陰陽五行理論這樣一個精彩了工具了──事實上,也只需要陰陽五行理論這樣一個工具。
這時有些中醫會說:
「我有臨床經驗,我也研讀陰陽五行學說,而我藉著陰陽五行學說,在臨床上取得了良好的療效,證明了陰陽五行學說是必要的,是中醫學說的精華。」
受過了本書前面的訓練,我相信讀者已經擁有一個具有良好思考習慣的頭腦了,你開始會問,什麼叫「藉著陰陽五行學說」?
一個研讀陰陽五行學說的人在治病,就能夠說他真的藉著五行學說來治病嗎?
如果是的話,那麼我是不是能夠說:
「我有臨床經驗,我也研讀《蠟筆小新》,而我藉著《蠟筆小新》,在臨床上取得了良好的療效,證明了《蠟筆小新》是必要的,是中醫學說的精華。」
如果要證明陰陽五行學說真的對於中醫的臨床治療有所幫助,就必須能夠詳細地說明是怎麼樣有所幫助,而不是單純地想要靠「宣稱」就以為能「證明」。

死抓著陰陽五行理論不放,事實上是一種對於中醫沒信心的行為,是一種書讀得不多,中醫學得不深,不知道中醫除了陰陽五行以外還有些什麼的人會有的行為

那麼,中醫沒了陰陽五行理論,到底還剩下什麼?
這就要從歷史的角度來看中醫的發展了。






[1]《鄒衍遺說考》,王夢鷗(民55),台北,商務
[2] 《漢字源流字典》,谷衍奎,華夏出版社
[3]《先秦兩漢陰陽五行說的政治思想》,孫廣德,嘉新水泥公司文化基金會
[4]《中國古代的天文與人文》,馮時,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50
[5] 《為什麼你信我不信》,Andrew Newberg, Mark Robert Waldman,大塊文化,137
[6] 《黑天鵝效應》,Nassim Nicholas Taleb,大塊文化,34
[7] 同上,128
[8] 同上,125
[9] 《大腦比你先知道》,Michael S. Gazzaniga ,遠哲科學教育基金會,132
[10] 同上,153
[11] 《為什麼你信我不信》,Andrew Newberg, Mark Robert Waldman,大塊文化,133
[12] 《李天命的思考藝術》,李天命,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98
[13] 《這才是心理學》,Keith E. Stanovich,遠流,62
[14] 《語理分析的思考方法》,李天命,鵝湖出版社,76
[15] 《中醫基礎理論》,印會河 張伯訥,44
[16] 《這才是心理學》Keith E. Stanovich,遠流,69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